扯在一起:未见过的有耳非文和偶然的黄秋生

平生不会相思 才会相思 便害相思
身是浮云 心如飞絮 气若柔丝
空一缕余香在此 盼千金游子何知
正候来时 灯半昏时 月半明时 ——析桂令

现在的女孩狂热的追捧着蔡依琳、S.H.E、Twins等等等。
有耳非文这个小女人肯定没有听过。高郁斐肯定就更没有人知道了。

高郁斐认为音乐是一种集体创作,因此,她不愿意以个人姓名出专辑。于是,她把郁斐拆开,就成了这个特别的名字-有耳非文。
确实够特别的。

她加入了明哥的「人山人海」后,与梁基爵合作推出了三张专辑:「乱交叉來」、「打狗女郎」、「叱吒女皇」。
专辑名也很特别。

我到现在也没有见过有耳非文长个什么样子,尽管去Google一下肯定就会找到,但我觉得没有那个必要。
倒不是因为她的专辑封面从来没有过照片而去猜测她不是个美女怕看到了破环美好印象。
而是,听有耳非文,真的只需要听声音。

不是吗?我们附近的音乐能只听声音的有多少?

出生于台湾的有耳非文音乐里带有香港浓浓的暧昧调调,搞怪但并不是搞笑的意念。
而这首“秋灯夜话”的词源自析桂令,有耳非文一改精灵式的细腻唱腔,用淡淡的沙哑,唱出了淡淡的暧昧,淡淡的感伤,却又是如此刻骨铭心的淡淡的痛。
嗯。我没有因为自己是个男人却被这首歌感动而害羞。

作词是苏轼、是岳飞、是徐志摩。这已经算一首歌小小的噱头。
但真正超越这个噱头,让听者能够听到词韵的歌曲恐怕不多。
最出名最让人熟悉的应该是王菲的“但愿人长久”。王菲那空灵飘渺的声音还真的透出了“高出不胜寒”的境地。

Parandorid已经推荐了一首简直好像从来没有被唱片公司制造出来的“秋灯夜话”,现在再推荐一首让人大跌眼镜的歌曲:黄秋生的“偶然。”

我是天空里的一片云 偶尔投影在你的波心
你不必讶异 也无需欢喜
在转瞬间消灭了踪影 ——徐志摩

这首歌有好多人翻唱过,明哥在去年的演唱会上也唱了一次。但真正抓住了那种“不期而遇转眼消失”感觉的却是黄秋生。
黄秋生用低沉的语调唱出了心灵成熟的人们面对偶然发生的事情时,是如此的淡定与从容。
或许这跟他自己喜欢诗词有一定的关系吧。他在“康熙来了”里面说到自己喜欢背古诗词,居然来了一首“举头望明月,低头思故乡”,我当时差点没笑死。后来他又谈到毛泽东是他最喜欢的诗人之一,滔滔不绝的背了一遍“沁园春.雪”,才让我缓过气来。

黄秋生是在他事业不如意的时候,伙同几个朋友,组了个Band, 玩票的弄了几张专辑,可能只是为了发泄一下吧。
我听过的有三张,好像也只有这三张。《支离疏》、《地痞摇滚》、《Bad Taste – But I Smell Good》。
而这几张专辑里面的歌曲大多数都是黄秋生自己包揽词曲创作,风格更是多样呈现,METAL、PUNK、REGGAE、FOLK、GRUNGE,看来有人说他是艺术家,还真不是盖的。
而歌曲里肆无忌惮的粗口更是随处可见。一会儿恶搞出一首“一起屌过的日子”。一会儿又像个喝醉了酒郁郁不得志的家伙在发泄满腔的怨恨和怒火:“香港地,我地要打飞机;系香港地,人人天天放屁;香港地,无事你早点死;是香港地,头晕晕乌烟瘴气”。

在这里特别推荐他2002年的专辑《Bad Taste – But I Smell Good》,其中翻唱的几首歌曲,几乎首首都值得推荐,除了上面说的这首又几十个明星演绎过的“偶然”,像陈奕迅的“幸福摩天轮”,Beyond的“海阔天空”,Nirvana的“All Apopogies”,Bob Dylan的“Blowin’in The Wind ”,在黄秋生演绎来都别有一番独特的他所说的地痞摇滚的味道。

至于他结婚第二天就和老婆分居这种八卦,估计重音乐轻明星的朋友听了肯定要说我恶俗了,就不多废话了。

P.S.刚才又听到一首与非门的“满江红”。怎么说呢,个人觉得这只能算一首有意思的歌,有噱头的歌,女声低唱+男声RAP+励志宋词=流行推销。看来国内把自己标榜、被媒体夸张、遭网友误解、宣称非商业的另类乐队们。其实也就那么回事儿。至少我耳朵的智商可能太低,没能听出这首歌里面有多少励志有多少感情。

“扯在一起:未见过的有耳非文和偶然的黄秋生”的3个回复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