舌灿莲花:Eminem-《The Marshall Mathers》

我想我终于开始成长了,尤其在上张专辑推出后,我想让人们知道我在搞笑同时也有真本事。我想让这张专辑中变得严肃点,给人一箭穿心的感觉,认真地看待我的不爽,而不是”他又开始无厘头地耍嘴皮子了”,是一张”我要开始正经了”的专辑。
阿姆是这样形容他的第二张大碟《THE Marshall Mathers LP》的。

这张大碟先在英国金榜空降专辑榜亚军及舞曲榜冠军,接著在Billboard流行专辑榜上也挤下小甜甜布兰妮的冠军宝座并蝉联双周冠军。被评为《Rolling Stone》杂志年度“最佳专辑”,被无数杂志收编进年度“十佳专辑”,并获得一座葛莱美奖。如果是“排行榜迷”的话,还可以发现,这张专辑收录于各种类似“最伟大的100张专辑”之类的书籍或杂志。

下面是当时各大报刊杂志对这张专辑的评价:

“它(指专辑)意味着勇敢、亵渎、震撼,如果我们不是非常严肃看待的话实际上是很娱乐的。”(《亚利桑那共和报》);
“很少能把犯罪并快乐着做得如此之妙……这个男人英勇无畏。”(CDNow.com);
“一张真实的杰作,他可能是整个说唱乐界最伟大的说书人。”(VH1.com);
“主流唱片界从未发行过的最令人反感的专辑,但这并未使它成为一张坏唱片。”(《华盛顿邮报》);
“21世纪第一张最伟大的流行音乐唱片。”但是出于道德上的责任,作者只给打了一个D+。(《娱乐周刊》);
“新专辑绝对令人恶心,但我认为这是最好的感觉。”(《伦敦每日电讯》);
“极端搞笑。”(《泰晤士报》);

单曲“The Real Slim Shady”中,阿姆谴责了众多模仿他的人,同时大肆讽刺、指责了Britney和Christina 。

“Kill you”是写给他那神经质、絮絮叨叨、爱钱如命、嗜毒成瘾的母亲:
When i just a little baby boy 当我还是小孩子
My momma used to tell me these crazy things 我妈妈就常常告诉我些疯狂的事
She used to tell me my daddy was an evil man 她常常告诉我爸爸是个恶魔
She used to tell me he hated me 他讨厌我
But then i got a little bit older 但是当我长大了一点的时候

And i realized, she was the crazy one 我才认识到 疯狂的人是她
But there was nothin i could do or say to try to change it 但要我去试图改变她 我无能为力
Cause that’s just the way she was 那是她选择的生活方式

在这首歌里,埃米纳姆恨不得把他母亲一口吃掉。

但这还不算什么。在“Kim”里面,他把一个人的怨恨和报复心理发挥到了极致,描述了他幻想着杀死妻子的全部过程,歌曲整个过程伴随她前妻斯科特的惨叫,恐怖残忍至极。
一个生存在贫苦区的白人小孩,却受尽白人的歧视、凌辱,孤独无助的时候却得不到母爱。长大后认识一个女人和她结婚,但这个女人没有给他温暖,却让他更加痛恨这个这个世界、痛恨妇女。对于他来说,除了他心爱的女儿Hailie,其它女人都只能用“Bitch”来形容。
引用了Dido的“Thank You”片段的“Stan”和其它歌曲形成鲜明的对照,后来在格莱美颁奖礼上,阿姆又和Elton John合唱了一首,出乎意料的合作,绝对的经典。
我百听不厌的是“Marshall Mathers”。我甚至觉得比起大热的《8 mile》主题曲“Lose yourself”,这首歌传达给我的自我救赎、迷茫幻象都要过之而无不及。

很有意思的是阿姆的名字多的让人分不清。EMINEM是艺名,Marshall Mathers是本名。Slim Shady传说是小名,呵呵,对这个传说,我保留怀疑态度。而阿姆似乎也很喜欢用他的名字做文章,《The Slim Shady》算是一个很想出名的Rapper通过发泄获得了商业上的成功。《The Marshall Mathers》则是阿姆真正想要表达的东西,以最真是的他,最真实的Marshall Mathers发言,让全世界的人知道从他出生以来,这个社会都带给了他教会了他些什么。
而后来的《The Eminem show》,就完全符合阿姆向歌迷的告诫:“我只不过热衷赚钱的娱乐明星,放松点,别他妈的那么疯狂”,因为这个时候他已经是EMINEM了。

总之,这是一张收到了极度争议的专辑,专辑的制作除了阿姆的良师益友DR.Dre,还有著名的Sticky Fingaz, Snoop Dogg等。助唱则拉上了XZIBIT,NATE DOGG还有他的好兄弟们–D12。跟前一张《The Slim Shady》一样,阿姆继续讽刺挖苦着他看不爽的人,继续鼓吹者暴力、歧视同性恋、侮辱妇女,只是这一张节奏更加强劲,气氛更加阴暗。像开头说的那样,少了搞笑,多了对人性的控诉。

这是我认识阿姆的第一张专辑,也是我最喜欢的一张。
嗯,我记得,是XX年的XX月的XX天,我在XX路散步,发现一个受到极度惊吓的孩子,蜷缩在一角感到寒冷、孤独和无助……
于是,我把他带回了家。

“舌灿莲花:Eminem-《The Marshall Mathers》”的2个回复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