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SC-6:大佑同志

都忘记了,只知道有个周杰伦,90后生的人甚至有可能听都没有听过这个人,即使听过,也像我们当初看父母听《天仙配》、《沙家浜》的讶异,来看着我们这些70年代、80年代生人。
不错,连80后的人,在这个速食年代,都有点退伍落后了。我们老了。

不要奢望在公共厕所或菜市场或发廊或出租车上听到一曲《追梦人》,如果缘份确实让我们听到了,驻足一下,感动几秒,也就算了。
这种机率不是不存在,但比较小,更大的机率可能是听到“大家好,我是很屌的周杰伦,这是我很屌的新专辑《牛仔很忙》。”

要提罗大佑,就不能拿周杰伦来对照一下,尽管在很多听着罗大佑的音乐成长起来的一代人眼中,他们是不屑把罗大佑和周杰伦放在同一排椅子上来论道的,他们甚至觉得这是对罗大佑的侮辱。

但时代在变幻着,根本不依人的左右,罗大佑在那个年代被称为“音乐教父”,可前两年他的“围炉夜话”演唱会举办后,大多人都说,他得了失语症,他音乐的劲道已经淹没在一个老年人的唠叨中。事实上,这是一个有思想有觉悟有救世心态的同志,摒弃了年轻时候的嘈杂,过滤了为保持成名的哗众取宠,独留自省且用尽全力想靠自己曾经一呼百应的号召力,让我们明白点什么。可悲的是我们什么也没明白,但又不承认我们的理解能力有问题,所以,我们一起倒戈相向:是大佑同志的表达能力有问题,估计他得老年痴呆了,得赶快服用盖中盖,现在买,厂家多送咋六粒!

可我明明在他的最后一张专辑《美丽岛》里面,仍然看到了那个充满激情、理想、勇气和人文关怀色彩浓厚的年轻人。

那首据说仅费时30分钟的《恋曲1980》,真的可谓一气呵成荡气回肠,而之后每隔十年一创的《恋曲1990》、《恋曲2000》并没有像大多数电影续集那样狗尾续貂。十年,又十年,在歌声里,他唱的不是爱情的恋曲,是每个十年风雨路的沧海桑田,大时代的悲怆之情不露痕迹的诉说着“光阴的故事”。
不知道会不会再见《恋曲2010》,没有人期待,但我们确实需要。

92年,用毛泽东的头像做专辑封面,率音乐工厂旗下的全体同志软硬天师、黄耀明、袁凤瑛等,打造了那张唯恐天下不乱的讽世巨作。我得承认,对于我来说,专辑里源于讽刺本意的幽默实在太黑了,听了N次,能听出来是在讽刺,但不能听出来是站在什么立场讽刺。直到台海局势紧张而《美丽岛》出来的时候,我才想:他生于人间活于人间历经着人间的悲欢离合,然后又跳出人间,以旁观者清的姿态来放眼人间。


听着罗大佑歌长大的人,都二十好几,甚至三十爬头了吧。
只有回头一看的时候,我们才会发现,人生苦短,逝去的青春无以回返。

前两天看新闻,不小心看到的:美国国防部日拟向台湾出售3套“爱国者-2”反导设备升级系统,中方已就此事向美方提出强烈抗议和严正交涉,中方坚决反对美国政府向台湾出售武器。

据我回忆,类似的新闻不是一次两次了,每次都是美方“拟”、“宣布”、“计划”,台方“不承认”、“没这回事儿”、“抵死不从”,中方“强烈抗议”、“非常生气”、“后果很严重”。

让2010年来得快一点吧,希望那时候罗大佑还没死,还唱得动,还撑得下去。

“FSC-6:大佑同志”的12个回复


  1. 只怪晚生了几年
    小时候家乡又穷,别说罗大佑了,连想念毛主席都听不到

    现在听到这些老歌,真的好怀念;就像我前世是上世界60年代的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