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SC-2:不谈重点

看《色·戒》,就是和电影做了一场爱。
这场爱不应该在电影院,只有在电视机或电脑旁边,才能达到高潮,才到感受到什么叫“前戏是魔后戏是仙”。

一、女人群戏。

牌桌前,易太太、麦太太以及诸位太太,闲话家常间,你来我往,刀光剑影。易太太一举手一投足,一言一语,都不失她做为一个高级汉奸的老婆的大家风范。麦太太也就是王佳芝则用她那对“圆月”甩出一把把“弯刀”,刀光隐没于空气中。

在易太太拿“屯东西”开玩笑的时候,麦太太迫切又克制的打探,现在屯什么好呢?那不是王佳芝,那根本就是麦太太,根本就是一个颇会持家帮夫的小女人为自己那事业不如意的老公麦先生在想方设法,见缝插针在这个时候显的是那么的自然。

这样的女人群戏,小女人的心理较量,在影片中有好几场。比开头这段更有意思的,是麦太太想借机把电话号码留给易先生,而易太太的拦截几乎是冲刺出来的,但麦太太还是随机应变略施小技,让易先生在弯腰的一瞬间,看到了她迅速写在纸上的电话号码,估计也看到了她那比水萝卜还要水汪汪的大腿。

整场电影里面,麦太太大于王佳芝,王佳芝已经忘记了自己是王佳芝,像专业特务老吴说的那样,她就是把自己当成麦太太。嗯,她一个天才型的演员,在这之前,她仅仅是出演了一场“中国不能亡!”的学校话剧。

我想说的是,王佳芝演活了麦太太,汤唯演活了王佳芝。不懂说汤唯在影片中的表演是完美的,但也几乎找不到什么地方让大众诟病。可惜的是,大众都把兴趣放在了她有没有裸、裸了多少、裸的是什么部位、为什么裸、裸的时候是否害羞抑或兴奋。

没关系。不能提高大众的审美感,满足一下全民的性饥渴也不错。

反正红是注定的了。

 二、男人啊!

为了成功的扮演麦太太,做一个合格的情妇,王佳芝同学必须懂男女那事儿,至少不能让老谋深算的易先生发现,她还是个处女。于是,在同学们“都商量好了”的情况下,糊里糊涂的把自己的第一次给了那个混在革命大旗下面喜欢嫖娼有男女那事儿经验的同学。

这本该是一次伟大无私的献身,但因为易先生的突然离港,计划失败。这次献身变的讽刺、荒唐甚至滑稽。

三年后,王佳芝重回麦太太的角色,重回那个正义的革命组织。因为组织需要她,需要她的身体。可这回她失去的不止是身体。

在她歇斯底里,绝望纳喊后。在危险一步步向她逼近时。邝裕民终于跳了出来,给了她一个拥吻,说了句抱歉。可她说,三年前你可以的……为什么不?
是啊,为什么不呢?他们之间应该明明是从一开始就对彼此有过触电反应的,可三年前,他,邝裕民,为什么不呢?

既然三年前你邝裕民都已经选择了不,那三年后,当王佳芝遍体鳞伤没有回头路的时候,你又何必跳出来扮护花使者,玩怜香惜玉。这次,可笑的是你邝裕民了,你那再真情流露的热吻,再由感而发的抱歉,都显得那么的苍白无力。对了,还有讽刺。

三、恐惧

易先生和王佳芝在饭店约会的时候,易先生说看不出来王佳芝有恐惧,但那应该是易先生被王佳芝的精湛演技给蒙蔽了,她不可能没有恐惧,她有,只是她掩藏的极其深、极其隐蔽。

但最后,所有业余特务被悉数拿下,跪在人间、天堂和地狱之间时,她是真的没什么恐惧了,那更像是在等待解脱,更像是女神归位 ,更像是,不能这样说,这样说有点不合适,只能说,我当时,莫名其妙,想起了,刘胡兰。

“FSC-2:不谈重点”的16个回复

  1. 我想参加的人都应该用这个主题,TMD适合…

    而这整篇,似乎就这一句成经典:看《色·戒》,就是和电影做了一场爱。

  2. 我也觉得这本片子里面有很多蛮电影的东西,比如说麻将桌上的,不能说是刀光剑影,但也确实是很有章法的。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